雨天撑伞

伞雨(二)【伞修】

  1. 总觉得是老梗了,避雷针准备

  2. 最会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两男争一男了

  3. 接下来糖里有毒,慎入

  4. 清水不下去了,23333

  5. 主伞修带双叶


不得不说,叶修在习武上简直bug,从剑客的长剑到短剑,刺客的匕首,拳法家的拳套到东方

棍,从苏沐秋那学到的各种彖符,甚至连西洋传过来手枪都无一不精通。叶修在荣耀混得风生水 

起,许多人称他为斗神一叶之秋,崇拜得不得了,再加上叶修为了躲避家里的追捕,几乎不在大 

家面前出现,结果被越传越神秘,都到了恨不得把他当真神贡起来了,其实只有和他熟的人才知 

道,大神的本质就是心脏加不要脸。


苏沐秋是这群人中最了解这一点的,因为叶修在被称为斗神的第一天就如此笑着说道: 


“沐秋沐秋,大家都称我为斗神,果然比起你,我更像神一些。”


“。。。。。。”


“所以跟本神住在一起是你的荣幸,还不跪下来谢恩,以后再也不许对本神使用水。。。

啊。。。唔。。。痛痛痛。。。对不起,我的错。。。痛。。。沐秋大大求放过。。。“


苏沐秋直接用水诀把叶修翻来覆去的砸,至于砸了多少次,大家只知道叶神好像出了什么事, 重

伤在床躺了一个星期,再次现身荣耀是半个月的事了,大家对此事表示很好奇,他们充分发挥了 

粉丝锲而不舍(跟踪狂)的本质,通过多番渠道,查出了叶神原来有个美男子男朋友,而那几天

没能来好像是因为和男朋友上床,用力过猛,结果。。。大家都在想,能被叶神如此对待的到底

是何许人也,瞬间,叶神男朋友成了荣耀的话题中心。


几天之后作为中心话题的苏沐秋(男朋友)便加入了荣耀,代号君莫笑,至于加入的原因。。。是 

因为最近叶修迷上了抽烟。


在第一次叶修兴匆匆的拿回来一个看起来很贵的旱烟斗时,苏沐秋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天天

买那些装备是为了更好的工作也就算了,买这种又贵又不能补贴家用的东西,简直不能忍!


于是乎苏沐秋被叶修气的面无表情,说出了一句让我们斗神感到颤抖的话:


“是时候把你和你的那些破铜烂铁一起丢掉了,嗯,卖多少钱好了!“ 


“沐秋真是,别开这种不好笑的玩笑了。“ 


苏沐秋没有接过话题,一边沉默着开始收拾叶修的装备,一别想着怎么用水诀把叶修弄晕。


叶修见大势不妙,立马发挥他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要脸)的本事,用最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苏沐 

秋,并做出一种装备死自己也不活的样子。


看着像小孩子一样胡闹的叶修,苏沐秋还真没办法严厉的苛责他,低低的哀叹了一声,叶修本以 

为自己躲过了一关,正想松口气,接着苏沐秋就来了一句:


"唉,别这样,要是你的那些崇拜者看到斗神是这样,不知要作何感想,算了,那就只把装备卖了

吧,暂时放过你吧。"


"。。。。。。“


最后在叶修的拼死保护下,装备只被卖掉了一半,但同时也和苏沐秋约法三章,要让苏沐秋加入

荣耀,监督叶修有没有好好工作,而且还要把一半的收入用于补贴家用。


苏沐秋和叶修不一样,比较低调的只是用防御技能,水至柔,甚是适合防御,任何武器打在水上

都是无用的,而苏沐秋的那把红伞,名为千机伞,是苏沐秋从神界带下来的唯一一把神器,虽然

被封印了,但神器就是神器,简直bug的伞盾能力,和叶修配在一起,大有你的后背就交给我的

意思,大家都说君莫笑和一叶之秋简直天造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但叶修却对此十分不满意,总吵闹着要沐秋用水诀。


这天,荣耀组织开会,叶修和苏沐秋在下面悄悄谈起此事。


苏沐秋很淡定的说:“我只想对你用水诀,其他人我没兴趣用。”


叶修:“哦~我可以把这理解为我比其他人更特殊吗?”


苏沐秋:“嗯,你比别人让我更想揍人。”


叶修:"。。。沐秋,我们分手吧。"


苏沐秋一副我们认识吗的表情,把叶修气的直接从正在开会的荣耀营帐中跑了出去,大家一脸懵

逼,叶神怎么了?只有苏沐秋很淡定的在那喝茶。


其实苏沐秋有一个秘密,他不知不觉间爱上了叶修,之所以水诀是因为他觉得有叶修这个斗神,

自己就没有必要用攻击招了,(说白了就是炫老婆)君为刃吾便以此身盾防,护你守江山无恙。


但这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因为人和神是绝对不能在一起的,且不说人的寿命相对于神简直就是

转瞬即逝,而且神律上明言规定不许神和人在一起,自己本来就是戴罪之身,如果再触犯神律,

自己被处死倒没什么关系,但那也绝对会牵连到沐橙,所以绝对不能说,现在能像这样朝朝暮

暮,偶尔吵一下架就已经满足了,苏沐秋如此想到。


但很快苏沐秋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进了水,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人?那他是苏沐秋的生

日叶修带着苏沐秋在集市上逛了半天,最后竟为他挑了一个女孩用的美珥(古代的耳钉),并且很

认真的说这个一定适合他简直把苏沐秋气的半死。在大街上不好揍叶修,苏沐秋现在只想用最快

的速度回去,然后。。。


“沐秋,别走呀,真的很适合你,喂,别不理我呀。”


“哥哥?"


"唔。。。叶秋!你怎么会在这?“


苏沐秋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猛然回头,惊讶地发现抓住叶修的那人竟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不过

这人的气质和叶修完全不同,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但同时苏沐秋也隐隐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

息,总之,先了解对方再说。


“叶修,这位是。。。。。。”


"哦,这是本大神那愚不可及的弟弟叶秋。“


“离家出走的幼稚哥哥没有资格这么说我吧,还有,你旁边这位是你的谁?”


“哦,这是我的老婆,苏沐。。。”


苏沐秋直接一个水诀过去,只听一声闷响,叶修直接上天了。。。


“我是苏沐秋,叶修的监护人。"


“哦,哥哥那个笨蛋真是劳您费心了,一定很辛苦吧,照顾那个混蛋。” 


“你这么说自己亲哥哥真的好吗啊喂!"


“嗯嗯,真的很累了。"


“真是太抱歉了。"


叶修:“。。。。。。。”


两个人完全不理叶修,叶秋真挚的像苏沐秋道歉了之后:“那么,虽然很抱歉,但能把叶修给我

吗?我要把他带回家族。"


苏沐秋则是用力的回答道:“如·果·不·了!”













伞雨【伞修】

1私设雨神伞x除妖师叶不羞
2清水文
3总觉得老梗了,避雷针准备
4杠不住了先写到这,周更





既不是在皑皑的白雪中,也不是在明媚的阳光下,两

人的相遇是在一个压抑而又阴陏的雨天,虽然是秋天

却没有一点秋高气爽的感觉,天空被厚厚的云层盖

住,透不出一丝阳光,一袭白裳的少年静静地倒在角

落里,任由雨水拍打,仿佛己融为背景的一部分。

叶修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感觉只要一动,身体就像

要撕裂了一样,盘缠早已被用光,大脑因为饿得己经

空泛而停止运转。

突的一抹桔红闪烁在叶修灰白的眼中,叶修不放过任

何一根救命稻草,想要喊住那人,可因为干渴加受伤

而有些撕裂的嘴只吐出了几个单一的音节。

"啊⋯啊⋯唔⋯"

那人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蓦然回首,一身青丝胡袍,

袖旁镶着群青的滚边,好似求仙问道的道人,脸上带

着一丝惊讶,但惊讶马上变成了微笑,他的笑容如沐

三月春风,让叶修有种整个世界都被温暖地恍惚,但

恍惚也不过一瞬,接着那人便笑着说出了句十分欠扁

的话。

"你,快死了呢。"

我去,对第一见面的人不救也就算了,这样咒别人死

真的好么!虽然我肯定、也许、八成是要死了,但要

不要说的那么直白,如果是平时叶修早开启了自己的

嘲讽技,奈何现在嘴巴不利索,只能对着那人翻白

眼。

那人无视叶修的白眼,继续说道:"看在你快死的份

上,我就善人做到底,你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我会

尽力帮你实现的。"

未了你妹呀,不要说得我己经死了好么!叶修在心中

暗暗的腹诽,但是这种送上门的陷饼,如果不要那就

不是叶修了。

"我⋯要⋯你⋯"

叶修努力的想把话说完,可无奈嗓子却因为用力撕扯

而咳出血来,正好洒在那人想要扶起他的手背上。

一个淡淡的金色纹章出现在那人的手背上,那人惊讶

的盯着那个纹章,久久才回过神来,怱地一声唉嚎。

"我去,你是除妖师!!坏了坏了,契约已经完成了,你、你要怎么赔我!!!"

叶修没有理也没有力气去理会那人,只是一个名字映入脑内。

"苏…沐⋯秋?"

在说完这个名字,因为体力不支,叶修便晕了过去,

苏沐秋低低叹息一声,虽是不情愿,但还是把叶修抱

起,向着一个方向去了。




叶修再次醒来,是在苏沐秋的家中,家徒四壁这个词

或许就是为苏沐秋家创造的,简陋的屋设只有一床,

一几,甚至屋顶还时不时漏雨,不,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床上的叶修一丝不掛

苏沐秋:"你醒了,你知道自己先前做了啥吗?"

叶修淡定的说"哦,我不就是要了你的人,至于么,

这是要我负责么,但想想还真是亏了,唉,还不如要

些别的什么了。"

苏沐秋把一白衣直接甩叶修脸上:"滚,要了我你还

吃亏,不对,什么叫要了你的人,而且我对你这种小

鬼没兴趣,我们只是签订了契约,所以我帮你疗了

伤,自然是要脱衣服的。"

叶修随意的裹上衣服说:"哦,我记得你说我是什么

除妖师,那你不会是妖吧?"

苏沐秋昂了䀚自己的头,有些不屑的说:"妖,我怎

么会是那么低等的东西,听好了,我是神,雨神。"

叶修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管你是啥,契约到底是什么?"

苏沐秋有些不高兴:"真是讨厌的小鬼,对神一点都

不尊重。"

叶修左看右看表示苏沐秋要是神的话,他心中的神形

像会崩塌的,所以他打死也承认苏沐秋是神。

苏沐秋表示拼嘲讽完全比不过叶修,心好累,只有转

移话题。

苏沐秋:"咳,关于契约,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死

了,我也会死,所以我以后必须得一直护着你,不过

这种契约是需要你情我愿,果然相信什么善人有善报

就是不对的,本来只是想做件好事,结果把自己给赔

进去了!简直亏大了!真是,谁知道你是叶家血脉⋯

呜呜,混蛋,还我元神珠,啊啊啊!"

叶修:"等等,元神珠是什么鬼!哥可是自己发家致

富的,从不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不要污蔑好人好

么!"

苏沐秋:"还发家致富,我看你全身上下连个铜板都

没有,要不是我半颗元神珠把你命给吊着,你早去见

阎王了,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把自己伤的重得不

能再重了,还费了我一半神力,用水滋润你全身的筋

脉,说,你要怎么感谢我!"

叶修思量了半天,回说:"唔,以身相许?"

苏沐秋:"滚!"

叶修:"我身上真没别的啥了,你再逼我,信不信我

死给你看!"

苏沐秋:"⋯"

然后叶修做出一副欲撞墙自杀的样子。

苏沐秋:"壮士,别,有话好好说!"

苏沐秋表示自己已经被叶修这种‘要钱没有,要命不

给’的行为给深深折服了,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啊!



"阿修,快醒醒,辰时都过了,再不起来,今天的生

活费就没着落了,我们又要喝西北风了!"苏沐秋晃

了晃着睡在身边的叶修

"沐秋哇,说真,为啥咱们一个是个神,一个是个除

妖师,每天却要为生活费忙活呀!武侠小说里的故事

都是骗人的!"叶修第一千零一次诽腹道,死活赖在

背子里不肯出来。

苏沐秋表示对叶修不能讲道理,因为讲道理你永远讲

不过叶修,所以他用了最简单明了的方式,一个水诀

把叶修轰出了背窝。

叶修柔着自己痛得没知觉的屁股:"讲道理,再这样下去咱们家的地板哪天就要被你炸坏的。"

苏沐秋冷冷的说:"到时候,就把你私藏的钱全都拿出来修地板。"

叶修:"⋯⋯"

苏沐秋对叶修真的很无奈,自己是因妹妹苏沐橙触犯

了神律,请求代她受过而被贬下凡的,神力失了一半

不说,生无分文的他不过是个雨神,不像水神能呼风

唤雨,只能充个道人为别人算算⋯嗯、天气。收入极

其微薄,结果还倒霉的摊上了离家出走却被人半路抢

劫而濒死的叶修这货,导致了两个大男人还得挤一张

床,苏沐秋真是想着就心酸。

虽然叶修在荣耀这个现今最大的公会里当佣兵,佣兵名叫一叶之秋,但他

总喜欢偷藏钱,用来买装备,所以生活费还是老不

够,话说这货好像就是因为想加入荣耀而他爹要他从

文才离家出走的,简直像个小孩子,最近好像又弄了

把武器,是叫却邪吧?哼,管他叫什么,总有一天会

被自己买了补贴家用的,苏沐秋如此想到。
未完待续

生日x叶不修【叶乐】

1反正ooc了

2甜甜甜

3短得要死

4乐乐,你开心就好( ̄▽ ̄)[竟然晚了一天]


大家好,我叫张佳乐,是一名荣耀职业选手,同时也是世界冠军,请不要像某人一样给我取一些奇怪的外号,比如二乐、四亚等(说到这乐乐的脸目测黑了应该想到了那个某人)好吧,如果硬要叫的话请叫我世界冠军张佳乐。

今天是我这个世界冠军的生日,我收到了成堆的花束和后辈们的祝福⋯

好吧,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在这么重要的曰子我却感、冒、了!!!而且今天外面也是狂风骤雨,听说大孙的飞机好像要睌点了,来不及给我过生日了T^T只能郁闷的睡觉了。

突然,啪啪啪的敲门声从门外响起,叶修那个不要脸的破门而入。

叶修:"二乐,生日快乐啊!蛋糕在哪?"

乐乐:"吃什么吃,没看病着吗!而且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啊啊!!!"

叶修:"老林那顺来的,啊,你病了,那真遗憾,蛋糕只能我一个人吃了,不能一起愉快的分享了呢,我看看,蛋糕在⋯"

乐乐:"滚!"

‘老林,你就这么坑我啊,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现在一想,仿佛看到老林那一副兴灾乐祸的面孔,气得张佳乐在心中诅咒了他千万遍方锐哪天和他分手。

叶修:"哇,这个蛋糕挺好吃的嘛。"

在张佳乐还在心中想着要不要给老林寄刀片的同时,那边叶修已经把蛋糕吃了个半,一脸满足。

乐乐:"那是我、的、生日蛋糕!!!"

叶俢:"放心,我会给你留一块的(^-^)。"

乐乐:"⋯⋯"

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无奈而又无力的张佳乐只能睡去。

等他醒来时感冒好像好了许多,但他发现自己get了新大门,因为叶修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裹上厚被子的张佳乐望向桌边,是叶修带来的那瓶果汁,那上面写着大大的‘苹果调味饮料—含酒精成分百分之二十’原来叶修不是困了而是醉了。

乐乐一脸懵逼:"这都没看到,真不是2么?"

不过,睡着的他,还挺好看的,一头不修边的短发让人好想为他细心梳理,张佳俯下身去,用手捋着叶修的发,自己一头不短不长却不像平时扎起的头发轻轻扫过叶修的脸庞,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叶修侧了侧头,却并未醒来。

这张只有在睡时才不带嘲讽的脸显得俊美而珍贵,张佳乐忍不住把自己的发小心的撩到耳后,唇吻上了叶修的面颊。

很甜,比蛋糕还要甜。

吻完后张佳乐正想去找床被子给叶修盖着时,一只手腕却是被抓住了。

叶修一脸坏笑:"这就完了?"

乐乐:"你你你你你⋯!!!"

叶修:"我怎么了我。"

张佳乐现在内心十分之混乱,脸颊比先前感冒时还要红,还要烫,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只能对着笑容满面的叶修大脑当机。

乐乐:"你不是醉了吗?!"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张佳乐一脸惊奇。

叶修:"没有哇~"

乐乐:"可⋯你喝了酒。"

叶修:"哦,那里面的酒被我倒了,换成了果汁。"

乐乐:"⋯⋯"

张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满脑子都充斥着自己吻叶修的画面,再也冷静不下来了。

叶修:"好了,让我们继续吧~"

乐乐:"等等,我要去睡觉了。"

不知为何张佳乐有点小心慌,连忙推迟道。

叶修:"好啊,那我陪、你、睡~"

叶修一脸无所谓的扑上张佳乐的床⋯

然后,唔,具第二天张佳所说,腰酸背疼腿抽筋,自己果然是幸运E么?



假如给我三天沐秋(序章)【伞修】

新年快乐( ̄▽ ̄)伞修不知是甜是咸的文#私设伞哥天使装#小学文笔#短得要死#被渣到不负责


方锐觉得一定是自己打开方式不对,方锐告诉自己要冷静,重新审视一遍整个经过,今年自己错过了过年回家的班次,在叶修朝讽中郁闷的只能住在兴欣,今天陈老板拉着叶修和苏沐橙出去买年货了,自己𣎴过是下来走走就收到了个快递,包裹挺长的,然后方锐发现自己的黄金右手在和它共鸣(并没有,只是一时手贱)打开了包裏,里面装着一个⋯嗯、美少年!

少年一袭亚麻白长裙托得其脸庞更为俊秀,长长的头纱直拖至脚踝,宛若天使,真是一幅美好的画面⋯⋯等等,有哪里不对,头纱!婚纱!这是要嫁给谁的节奏么?还有,这有点像苏沐澄的脸,不会吧!方锐内心不知刷了多少页的我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沐秋并没有醒来,而对于方锐而言现在一秒钟就像一年一样慢长,终于,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方锐一步化作两步的扑了上去,结果,呯咚一声,来人直接被扑倒在地。

叶修:"喂,喂,废物点心,你不至于吧,虽然知道你没啥女人缘但是你也不能对沐橙下手呀,这不是找死么?你看看老板娘的目光,简直要杀人。"

陈果(‘和善’的目光):"方、锐,你还有什么遗言么?"

方锐:"老板娘,你冷静,相信我真诚的眼睛。"

陈果:"遗言就这么多?"

方锐:"不、不是,老板娘,你听我说⋯"

正在这时苏沐秋从里间走了出来

陈果瞪大了眼,苏沐橙也一脸惊奇(我猜是因为沐秋的衣服,才怪)

苏沐秋露出如往昔一般的笑容:"沐橙好久不见了。"

"还有⋯阿修。"说完他又轻声的补了一句

叶修:"沐橙,这谁呀?你男朋友,一副要出嫁的样子。"

苏沐橙:"叶修,你在说什么呀,这是我哥呀!"

叶修:"哦?你哥?我以前怎么没听说你有哥哥?"

苏沐橙:"叶修,你以前不是和⋯"

苏沐橙有些急了,想要解释,可是有关苏沐秋的事不知为何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沐秋拍了拍苏沐橙的,轻轻的摇了摇头,神情略微有些有点悲伤。

苏沐橙立刻明白叶修没有关于苏沐秋的记忆和苏沐秋出现在这里有关。

苏沐橙二话不说,抓着苏沐秋的手就往自己房里走。

苏沐橙:"哥哥,你老实告诉我到㡳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这?叶修他又怎么会不记得你了?"

苏沐秋苦笑:"阿修之所以不记得我,因为,这就是代价呀,我实在是有点想你们,便去请求上帝让我见你们一面,
上帝答应了我的请求,给了我三天时间,这头纱可以隐藏我的光环和翅膀,但是,代价就是阿修在这三天中将会失去关于我的记忆,当然,他如果自己想起来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帮他,关于我的事大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能靠他自己。"

苏沐橙不敢相信,说话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这、这也太残酷了吧!不论是对他,还是对你。"

"我相信阿修一定会想起来的。"苏沐秋一边拥抱着苏沐橙,一边如此坚定的说道。

苏沐秋一打开门便看到站在门外一副无所事事样子抽着烟的叶修。

苏沐秋无奈的笑道:"偷听可不是好习惯呦,阿修。"

叶修:"从你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你并没有把全部实情都告诉沐橙吧,虽然我不认识你,但好像我们很熟的样子,那就不用客气,和我说吧。"

苏沐秋:"唉,还是和以前一样厚颜无耻呢。"

叶修耸了耸肩:"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苏沐秋似是轻松的说:"算了,真是败给你了,其实我和上帝打了个赌,如果三天里你想起了我,我就可以回天堂,如果你想不起我,那我就只好下地狱啰。"

叶修皱了皱眉:"你还真是信任我了。"

苏沐秋:"因为你是阿修呀!"

叶修一副无奈状:"好吧,为了不辜负你的信任,我就故且试试吧,总之,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我是叶修。"

"我是苏沐秋。"

苏沐秋微笑着介绍道,不知为何那笑容让叶修觉得弥足珍贵。

是啊,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叶修心中莫名的响起一句熟悉的话语。

看了篇同人文《和帐号卡生活的日子》,戳泪点(T ^ T)不禁就画成漫画了
荣耀部分大神的帐号卡实体化,而真相是⋯
叶修:"秋木苏,哥来了。"
秋木苏:"好久不见。"
叶修:"那么,现在我有两个问题。"
叶修:"第一,你到底是秋木苏还是苏沐秋?"
秋木苏:"⋯⋯"
叶修:"那么问题二,你弄的这么翻天覆地究竟是为什么?"
秋木苏:" 【       】"
秋木苏:"再见"
一切回复正常,所有角色都变回帐号卡












叶修坐在椅上,脑袋中反反复复都是神枪手的那一句话:"抱歉⋯我只是,有点想你。"

果果落格格:第一排左起 于锋 郑轩&瀚文 景熙 宋晓
第二排左起 蓝河 魏琛 方世镜背影 少天 喻文州 右下李远
转载自:果果落格格

果果落格格:
万圣节当天突发的脑洞,画的非常赶,虽然很潦草,不过希望你能喜欢w
转载自果果落格格

原谅一只没有拷贝台的伞修粉只能用手绘默默的献上一对伞修( ´ ▽ ` )ノ

请听我说话【喻黄本命】

黄少天最近有些小失落,原因则是没有人愿意听他把话说完!!!每次记者都没听他说完就"下一个"了,下一个你妹呀!于是黄少开始约人出去听他说话


叶修x黄少
黄少:"老叶,我跟你说,本剑圣前几天发明了一个特别牛逼的剑技,叫xxx斩,那叫一个华丽,那招的(突然打断)。"
叶修:"(嘲讽技开)"
黄少:"⋯⋯"(系统提示:黄少天HP-10)
黄少:"老叶,我们蓝雨的食堂又换菜了,我觉得那个菜呀(突然打断)"
叶修:"(嘲讽技触发)"
黄少:"⋯⋯"(系统提示:黄少天HP-100)
黄少:"老叶,我(突然打断)"
叶修:"黄少天,你说完没,本神一场上下几十万身价,还要培你这种人聊垃圾话,真是说出去简直就是黑历史呀。(嘲讽技MAX)"
黄少:"⋯⋯"(系统提示:黄少天HP清零)
你妈,本剑圣一场上下也是几十万好吗?话说这种人是什么意思,在鄙视我吗?真想哪天找个刺客把这货干掉。
黄少:"叶修,我要和你pkpkpk!"(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还没等叶修说什么一只弟弟飘过
叶秋:"哥,你今年又不回家?"
叶修:"⋯⋯"
叶秋:"不行,今年我拖也要把你拖回家。"
于是乎,我们叶神就这样被他弟弟给拖走了Σ(゚д゚lll)


乔一帆x黄少天
黄少:"小乔呀,我来给你讲讲本剑圣以前的辉煌历史@¥#¥x⋯(突然打断)"
乔一帆:"少天前辈,要喝水吗?"
黄少:"要的,谢谢小乔。"(喝完)
黄少:"接着讲啊,我当时@¥#¥x⋯(突然打断)。"
乔一帆:"少天前㹃,要喝水吗?"
黄少:"要的。"(喝完)
黄少:"小乔呀,我跟你讲,老叶那家伙是多心脏@¥#¥x⋯(突然打断)。"
乔一帆:"少天前辈,要喝水吗?"
黄少:"嗯。"(喝完)
……
乔一帆:"前辈还要喝水么?"
黄少:"⋯⋯"
这己经是喝的第十六杯水了,黄少天想掀桌。(`_´)ゞ


郑轩x黄少天
黄少:"郑轩啊,你说如我们队长手速快些的话我们队会不会@¥#¥x⋯还有魏老大当年@¥#¥x⋯"
郑轩并没有打断黄少天,但他的内心在想今天早上吃得有点太多了中午吃少点,吃什么呢⋯⋯
黄少还在那滔滔不绝,那边唐柔和杜明俩人一前一后飘过。
郑轩内心:咦,那不是兴欣的唐柔和杜明么?他们俩怎么在一起?杜明那小子终于成功了?不对呀!怎么回事?
于是乎,郑轩下意识的拿出了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微博,郑轩的手机立刻被刷屏了,各种奇葩言论让郑轩笑喷,但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黄少:"郑、轩!"("和善"的表情)
郑轩:"黄少,你冷静,你冷静。"
黄少:"接我的三段斩!!!"
于是乎,郑轩和他的屏一样被刷了orz(系统提示:郑轩HP清零)


张佳乐x黄少天
不知道为什么每回约张佳乐出来,外面总是狂风暴雨,这不今天又下雨又刮风的。(果然乐乐幸运值为E)
黄少:"张佳乐你听我说,老叶最近又@¥#¥x⋯"
让黄少天很满意的是张佳乐不仅没有打断他而且还一副听得很认真的样,但是当他说完后,张佳乐一句话让他崩溃了⋯
张佳乐风中凌乱,说:"少天,你在说什么呀?风太大,我没听凊。"
张佳乐一副我真的有在努力听的表情,真诚的看着黄少天
我们的黄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orz


王杰希x黄少天
这天,黄少来到微草俱乐部
黄少:"大眼,我们出去聊聊天吧。"
王杰希:"不去了,微草训练重要,没时间。"
黄少:"⋯⋯"
得,还没开始就结束了⋯-_-b


喻文州x黄少天
黄少:"队长,我和你说那天@¥#¥x⋯我的剑技@¥#¥x⋯然后@¥#¥x⋯"(突然自己顿了一下)
喻文州温柔的说:"怎么了,少天,然后呢?"
黄少:"队长,你一直在听我说话?"
















喻文州:"嗯,怎么了?"
黄少天想起先前的那群人再看看队长,眼泪不禁流了出来,一把扑到队长怀中。
黄少:"队长,你果然和那群家伙不一样⋯队长,呜呜呜⋯"
喻文州一边拍着黄少的背安慰他"不哭,不哭"一边想着:你们这群家伙到底对我家少天做了什么啊?
(众人:什么也没做呀!!!)

十年前你x未来的我【伞修】

题记


突然发现今年是你不在的第一年,我该怎么过呀,沐秋


某网吧
"喂,你怎么还在吃泡面,快给我载入角色,团长又发飙了!"
"有没有人性了,泡面都不让吃了,这可是我的午餐,秋沐苏。"
"别用角色名叫我,还有别吃了!一叶之秋!"
叶修现在有点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今天早上只是因为早起了心血来潮跑兴欣网吧自己以前当网管的位子打了两盘荣耀怎么就穿越了呢?旁边这对说话的人不正是十年前的自己和苏沐秋么?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十年前?
但是要穿不也应该穿到十年前的自己的身上好么?而且也不给个能穿回去的准时,什么鬼运气,难道自己今天张佳乐附体了?叶俢无奈的想道(那边的正做着日常训练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队员们纷纷表示关心,张佳乐说:"没事,没事,八成是叶修那二货又说我坏话了。")
在叶修正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那边苏沐秋已经残忍的把‘叶修’(十年前的)的泡面给直接丟进了垃圾桶,并像拖尸一样把‘叶修’拖到了他的座位旁看着。
看着‘叶修’乖乖的载人了角色,苏沐秋才顾得上看一下周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座位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个人,便凑近了些。
"哇、沐⋯你怎么就凑过来了,你属刺客的么?"
叶修一边想着: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一边抬起头,正好对上苏沐秋的眼睛,吓了一跳,差点顺口就把名字叫出来了。
"哟,我不是刺客我是神枪手,看你这样也是玩荣耀的吧,认识一下呗,我叫苏沐秋。"
"⋯君莫笑。"
"我是在问你真名。"苏沐秋苦笑道
"你问哥,哥就告诉你呀,凭啥。"
叶修一脸嘲讽,其实只是不想告诉他真名让他追问未来的事,因为那对他和自己都太残酷了,不愿回想,更不愿说出。
"那这样好了,我们来盘荣耀吧,如果我赢了你就把名字告诉我怎么样?"
"哦,那要是你输了呢?怎么着要以身相许?"
"我会输?除了输给他我,不会输给其他任何人。"
苏沐秋用余光扫了下那边已经开始认真做任务的‘叶修’如此说道。
"别闹了少年,我看再来十个你都打不过哥,但哥现在没那闲工夫和你闹,你看,你妹叫你回家吃饭了。"
"哥,走了到回家的点了。"
苏沐秋刚想反驳,苏沐澄就在这时出现了,叫他回家吃饭otz
"阿修,你送沐澄回家,我还有事。"
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脸好走不送的表情不知为何就来气,心中想着偏不让你称心如意。
"你说啥我没听到。"
"我说、请、你、务、必、把、沐、橙送回去,听清了没!"
"好、好吧。"
‘叶修’被苏沐秋那满满的杀气给震慑到了,只好领命而去。
"那现在我们可以来一盘了吗?"
"可我没卡。"
"那好办,阿修把你一叶之秋的卡借我。"
苏沐秋把刚走到门口的‘叶修’叫住。
"喂,借我卡利息可是很高的。"
"你说啥,我没听到,快把卡给我。"
"⋯⋯"
"算了,你要是输了,利息可是更高的。"
‘叶修’啫囔了句,说着便一张卡飞过,被苏沐秋稳稳接住。
"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苏沐秋一脸得意的把帐号卡递了过去
"我又没说我是玩战法的。"叶修无奈的说
"嗯,是、嘛。"苏沐秋一脸不信的盯着叶修
"好吧,真服了你,我是玩战法的还不行,但你怎么看出来的?"叶修被苏沐秋盯得各种不自在,只好招认道。
"直觉。"苏沐秋玩味的一笑。
"⋯⋯"叶修真是极度怀疑苏沐秋认出了他,但还是没敢问出口。

几分钟后
"打得不错,不愧是神枪手,刚刚那招用的真是精妙。"叶修说的是真心话,但在这种自己只用了三分之一血就把对方打倒了的情况下,这话显得极其嘲讽。
"⋯⋯"
"我就说了吧,就算再来十打你也打不过我的。"
"你妹。"苏沐秋欲哭无泪,原本不是十个么,现在直接变十打了。
"或许你可以找个百号人组个队。"
"那还叫单挑么!那叫群殴!"
"有什么关系,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有必要的时候要群起而攻之。"叶修理直气壮的说
"⋯⋯"
"但是就算再来那么些人八成也就能把我打个半血吧。"
"你妹的,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这人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苏沐秋怒了,又是竞技场走起。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连着几场苏沐秋还是输,脸色极为不好看。
"别太在意,又不是第一输。"于是乎叶修安慰道。
"大叔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叔?我还没过三十呢。"叶修无奈的说道。
"哦,那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太急了。"苏沐秋说道。
"⋯⋯"
看着叶修苦瓜一样的脸,苏沐秋不竟笑了起来,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笑颜不知为何先前一直紧绷着的心顿时松了下来,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么我们来谈谈输了后的条件吧。"
"我又没说我输了就要答应你什么。"
"从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苏沐秋吐血,这说的真不是他自己吗?但姑且也是自己输了,不答应点什么好像有些不厚道。
"那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我想住你家去。"
"我去,住我家,你不会真要我以身相许吧!"
"少年,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身份证丢了、行李丢了、钱丢了而己。"
苏沐秋无语了,这还叫而己,你怎么不把自己人也丢了啊,刚想吐嘈两句,叶修却在顿了顿之后说出了句把他气噎着话。
"况且我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好么。"
"滚。"

路上
"都怪你,打那么多盘拖时间,看吧,都下起雨了。"叶修抱怨道
"怪我啰。"苏沐秋甚是无奈,这不都被叶修激的
雨渐渐下大了,两个人跑了起来,突然苏沐秋眼前一黑,手往上一抓,一件大衣入手,是叶修的外套。
"小鬼,快用那件大衣挡挡雨。"
"⋯⋯"
"不用担心哥,成年人的身体不是你这种小鬼能比的。"
"⋯⋯"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哥感动坏了。"
"我只想说你的衣服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几天没洗了?"
"我去,嫌弃就还我。"
"算了,我就将就着穿吧,唉。"
叶修吐血,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苏沐秋家
叶修和苏沐秋洗完澡以后叶修便霸占了苏沐秋的床。(PS:沐澄已经睡着了)
"你睡床上我睡哪?"苏沐秋颇为火大的说
"你睡沙发呀。"叶修的回答是那么自然
"⋯⋯"
"不用客气,当自己家一样啊。"
"我操,这本来就我家好么!"
"我不介意你和我睡一张床。"
"我介意!"
"那你只有睡沙发了。"
"⋯⋯"不应该是你睡沙发我睡床么!苏沐秋真的很想掀床
最后苏沐秋拗不过叶修只好去睡了沙发-_-b
深夜一点
"咳咳咳咳⋯"
苏沐秋被一阵剧烈的咳嗽给惊醒了,目测是从自己房间发出的,他难道出了什么事?想到这种可能性苏沐秋立马起了身,只披了件披风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果然叶修在床上一脸痛苦,耳根和脸都有些发红(此处可是高潮红,才怪)
苏沐秋用自己的头碰了碰叶修的头,果然很烫,再用体温计一量39度5,高烧。
"八成是刚刚淋了雨的原因,你等着我给你去拿药。"
苏沐秋刚想起身去拿药,却被叶修一把抓往了手腕。
"沐秋⋯不要走。"叶修迷迷糊糊的说道。
"我不会走,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毕竟人生路是很长的。"苏沐秋看着这样的叶修,有些心软,不禁反手盖在他的手上,温柔的说道。
"嗯。"叶修仿佛安心了似的,放开了手。
一翻折腾后,叶修的烧总算是退了,叶修似是睡着了。
"阿修,是你吧。"苏沐秋半跪在床边,看着叶修的睡颜如此说道
"今天看到你时我便发现了,真奇怪呢,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我竟这么简单的就信了。"
"是因为是你的原故吗?"
"但你为何要装作不认识我,如果不想,我也不会勉强,我会陪你把这出戏演完。"
"呐,阿修,未来的我们是否建立起了战队?我们是否并肩战斗?是否拿到了冠军?是否⋯⋯"
说着说着,苏沐秋便抵不住睡意,渐渐沉入了梦乡。
"人生路还有很长⋯吗?"
"沐秋,你知道么,我们后来组建了一个战队,叫嘉世,我们队还拿了三个冠军,三个不错吧。你还造了把千机伞,哥成了最强散人,厉害吧。
原来叶修一直没睡着,见苏沐秋睡了才缓缓坐起。
"但是,嘉世却因为我㪚了,而且你也没能和我哪怕并肩一次,对不起,沐秋,对不起⋯"泪不自觉的顺着脸流下,这是被称为荣耀教书、斗神的眼泪。
"该说再见了,沐秋。"
叶修擦了擦眼,起了床把苏沐秋抱上床并为他盖上被子,自己走了出去,然后慢慢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

第二天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叶修说道。
“你狠!”苏沐秋说着,手底掏出一个小本,默默地又记下一笔: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副本某BOSS,最终击杀,一叶之秋,第474次。
而自己呢?苏沐秋翻翻前页,318次,差距相当悬殊啊!
“呵呵,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叶修笑。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不屑一顾。
"而且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苏沐秋顿了顿又说道。
"咦,这句话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呀。"
"嗯,不记得是谁说的了,只记得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哦,那是我重要还是那个人重要。"‘叶修’问道
苏沐秋笑而不答让叶修很是生气,埋头任务,不再理苏沐秋。
"傻瓜,你当然是最重要的,因为你是属于我的荣耀啊。"
苏沐秋一边望着叶修打游戏的身影一边如此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