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撑伞

十年前你x未来的我【伞修】

题记


突然发现今年是你不在的第一年,我该怎么过呀,沐秋


某网吧
"喂,你怎么还在吃泡面,快给我载入角色,团长又发飙了!"
"有没有人性了,泡面都不让吃了,这可是我的午餐,秋沐苏。"
"别用角色名叫我,还有别吃了!一叶之秋!"
叶修现在有点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今天早上只是因为早起了心血来潮跑兴欣网吧自己以前当网管的位子打了两盘荣耀怎么就穿越了呢?旁边这对说话的人不正是十年前的自己和苏沐秋么?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十年前?
但是要穿不也应该穿到十年前的自己的身上好么?而且也不给个能穿回去的准时,什么鬼运气,难道自己今天张佳乐附体了?叶俢无奈的想道(那边的正做着日常训练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队员们纷纷表示关心,张佳乐说:"没事,没事,八成是叶修那二货又说我坏话了。")
在叶修正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那边苏沐秋已经残忍的把‘叶修’(十年前的)的泡面给直接丟进了垃圾桶,并像拖尸一样把‘叶修’拖到了他的座位旁看着。
看着‘叶修’乖乖的载人了角色,苏沐秋才顾得上看一下周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座位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个人,便凑近了些。
"哇、沐⋯你怎么就凑过来了,你属刺客的么?"
叶修一边想着: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一边抬起头,正好对上苏沐秋的眼睛,吓了一跳,差点顺口就把名字叫出来了。
"哟,我不是刺客我是神枪手,看你这样也是玩荣耀的吧,认识一下呗,我叫苏沐秋。"
"⋯君莫笑。"
"我是在问你真名。"苏沐秋苦笑道
"你问哥,哥就告诉你呀,凭啥。"
叶修一脸嘲讽,其实只是不想告诉他真名让他追问未来的事,因为那对他和自己都太残酷了,不愿回想,更不愿说出。
"那这样好了,我们来盘荣耀吧,如果我赢了你就把名字告诉我怎么样?"
"哦,那要是你输了呢?怎么着要以身相许?"
"我会输?除了输给他我,不会输给其他任何人。"
苏沐秋用余光扫了下那边已经开始认真做任务的‘叶修’如此说道。
"别闹了少年,我看再来十个你都打不过哥,但哥现在没那闲工夫和你闹,你看,你妹叫你回家吃饭了。"
"哥,走了到回家的点了。"
苏沐秋刚想反驳,苏沐澄就在这时出现了,叫他回家吃饭otz
"阿修,你送沐澄回家,我还有事。"
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脸好走不送的表情不知为何就来气,心中想着偏不让你称心如意。
"你说啥我没听到。"
"我说、请、你、务、必、把、沐、橙送回去,听清了没!"
"好、好吧。"
‘叶修’被苏沐秋那满满的杀气给震慑到了,只好领命而去。
"那现在我们可以来一盘了吗?"
"可我没卡。"
"那好办,阿修把你一叶之秋的卡借我。"
苏沐秋把刚走到门口的‘叶修’叫住。
"喂,借我卡利息可是很高的。"
"你说啥,我没听到,快把卡给我。"
"⋯⋯"
"算了,你要是输了,利息可是更高的。"
‘叶修’啫囔了句,说着便一张卡飞过,被苏沐秋稳稳接住。
"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苏沐秋一脸得意的把帐号卡递了过去
"我又没说我是玩战法的。"叶修无奈的说
"嗯,是、嘛。"苏沐秋一脸不信的盯着叶修
"好吧,真服了你,我是玩战法的还不行,但你怎么看出来的?"叶修被苏沐秋盯得各种不自在,只好招认道。
"直觉。"苏沐秋玩味的一笑。
"⋯⋯"叶修真是极度怀疑苏沐秋认出了他,但还是没敢问出口。

几分钟后
"打得不错,不愧是神枪手,刚刚那招用的真是精妙。"叶修说的是真心话,但在这种自己只用了三分之一血就把对方打倒了的情况下,这话显得极其嘲讽。
"⋯⋯"
"我就说了吧,就算再来十打你也打不过我的。"
"你妹。"苏沐秋欲哭无泪,原本不是十个么,现在直接变十打了。
"或许你可以找个百号人组个队。"
"那还叫单挑么!那叫群殴!"
"有什么关系,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有必要的时候要群起而攻之。"叶修理直气壮的说
"⋯⋯"
"但是就算再来那么些人八成也就能把我打个半血吧。"
"你妹的,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这人怎么能如此厚颜无耻,苏沐秋怒了,又是竞技场走起。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连着几场苏沐秋还是输,脸色极为不好看。
"别太在意,又不是第一输。"于是乎叶修安慰道。
"大叔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叔?我还没过三十呢。"叶修无奈的说道。
"哦,那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太急了。"苏沐秋说道。
"⋯⋯"
看着叶修苦瓜一样的脸,苏沐秋不竟笑了起来,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笑颜不知为何先前一直紧绷着的心顿时松了下来,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么我们来谈谈输了后的条件吧。"
"我又没说我输了就要答应你什么。"
"从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苏沐秋吐血,这说的真不是他自己吗?但姑且也是自己输了,不答应点什么好像有些不厚道。
"那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我想住你家去。"
"我去,住我家,你不会真要我以身相许吧!"
"少年,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身份证丢了、行李丢了、钱丢了而己。"
苏沐秋无语了,这还叫而己,你怎么不把自己人也丢了啊,刚想吐嘈两句,叶修却在顿了顿之后说出了句把他气噎着话。
"况且我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好么。"
"滚。"

路上
"都怪你,打那么多盘拖时间,看吧,都下起雨了。"叶修抱怨道
"怪我啰。"苏沐秋甚是无奈,这不都被叶修激的
雨渐渐下大了,两个人跑了起来,突然苏沐秋眼前一黑,手往上一抓,一件大衣入手,是叶修的外套。
"小鬼,快用那件大衣挡挡雨。"
"⋯⋯"
"不用担心哥,成年人的身体不是你这种小鬼能比的。"
"⋯⋯"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哥感动坏了。"
"我只想说你的衣服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几天没洗了?"
"我去,嫌弃就还我。"
"算了,我就将就着穿吧,唉。"
叶修吐血,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苏沐秋家
叶修和苏沐秋洗完澡以后叶修便霸占了苏沐秋的床。(PS:沐澄已经睡着了)
"你睡床上我睡哪?"苏沐秋颇为火大的说
"你睡沙发呀。"叶修的回答是那么自然
"⋯⋯"
"不用客气,当自己家一样啊。"
"我操,这本来就我家好么!"
"我不介意你和我睡一张床。"
"我介意!"
"那你只有睡沙发了。"
"⋯⋯"不应该是你睡沙发我睡床么!苏沐秋真的很想掀床
最后苏沐秋拗不过叶修只好去睡了沙发-_-b
深夜一点
"咳咳咳咳⋯"
苏沐秋被一阵剧烈的咳嗽给惊醒了,目测是从自己房间发出的,他难道出了什么事?想到这种可能性苏沐秋立马起了身,只披了件披风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果然叶修在床上一脸痛苦,耳根和脸都有些发红(此处可是高潮红,才怪)
苏沐秋用自己的头碰了碰叶修的头,果然很烫,再用体温计一量39度5,高烧。
"八成是刚刚淋了雨的原因,你等着我给你去拿药。"
苏沐秋刚想起身去拿药,却被叶修一把抓往了手腕。
"沐秋⋯不要走。"叶修迷迷糊糊的说道。
"我不会走,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毕竟人生路是很长的。"苏沐秋看着这样的叶修,有些心软,不禁反手盖在他的手上,温柔的说道。
"嗯。"叶修仿佛安心了似的,放开了手。
一翻折腾后,叶修的烧总算是退了,叶修似是睡着了。
"阿修,是你吧。"苏沐秋半跪在床边,看着叶修的睡颜如此说道
"今天看到你时我便发现了,真奇怪呢,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我竟这么简单的就信了。"
"是因为是你的原故吗?"
"但你为何要装作不认识我,如果不想,我也不会勉强,我会陪你把这出戏演完。"
"呐,阿修,未来的我们是否建立起了战队?我们是否并肩战斗?是否拿到了冠军?是否⋯⋯"
说着说着,苏沐秋便抵不住睡意,渐渐沉入了梦乡。
"人生路还有很长⋯吗?"
"沐秋,你知道么,我们后来组建了一个战队,叫嘉世,我们队还拿了三个冠军,三个不错吧。你还造了把千机伞,哥成了最强散人,厉害吧。
原来叶修一直没睡着,见苏沐秋睡了才缓缓坐起。
"但是,嘉世却因为我㪚了,而且你也没能和我哪怕并肩一次,对不起,沐秋,对不起⋯"泪不自觉的顺着脸流下,这是被称为荣耀教书、斗神的眼泪。
"该说再见了,沐秋。"
叶修擦了擦眼,起了床把苏沐秋抱上床并为他盖上被子,自己走了出去,然后慢慢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

第二天
“不好意思,最后一击又是我的。”叶修说道。
“你狠!”苏沐秋说着,手底掏出一个小本,默默地又记下一笔: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副本某BOSS,最终击杀,一叶之秋,第474次。
而自己呢?苏沐秋翻翻前页,318次,差距相当悬殊啊!
“呵呵,不知道你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超越我啊?”叶修笑。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苏沐秋不屑一顾。
"而且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苏沐秋顿了顿又说道。
"咦,这句话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呀。"
"嗯,不记得是谁说的了,只记得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哦,那是我重要还是那个人重要。"‘叶修’问道
苏沐秋笑而不答让叶修很是生气,埋头任务,不再理苏沐秋。
"傻瓜,你当然是最重要的,因为你是属于我的荣耀啊。"
苏沐秋一边望着叶修打游戏的身影一边如此轻声说道。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