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撑伞

伞雨【伞修】

1私设雨神伞x除妖师叶不羞
2清水文
3总觉得老梗了,避雷针准备
4杠不住了先写到这,周更





既不是在皑皑的白雪中,也不是在明媚的阳光下,两

人的相遇是在一个压抑而又阴陏的雨天,虽然是秋天

却没有一点秋高气爽的感觉,天空被厚厚的云层盖

住,透不出一丝阳光,一袭白裳的少年静静地倒在角

落里,任由雨水拍打,仿佛己融为背景的一部分。

叶修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感觉只要一动,身体就像

要撕裂了一样,盘缠早已被用光,大脑因为饿得己经

空泛而停止运转。

突的一抹桔红闪烁在叶修灰白的眼中,叶修不放过任

何一根救命稻草,想要喊住那人,可因为干渴加受伤

而有些撕裂的嘴只吐出了几个单一的音节。

"啊⋯啊⋯唔⋯"

那人似是感应到了什么,蓦然回首,一身青丝胡袍,

袖旁镶着群青的滚边,好似求仙问道的道人,脸上带

着一丝惊讶,但惊讶马上变成了微笑,他的笑容如沐

三月春风,让叶修有种整个世界都被温暖地恍惚,但

恍惚也不过一瞬,接着那人便笑着说出了句十分欠扁

的话。

"你,快死了呢。"

我去,对第一见面的人不救也就算了,这样咒别人死

真的好么!虽然我肯定、也许、八成是要死了,但要

不要说的那么直白,如果是平时叶修早开启了自己的

嘲讽技,奈何现在嘴巴不利索,只能对着那人翻白

眼。

那人无视叶修的白眼,继续说道:"看在你快死的份

上,我就善人做到底,你还有什么未了的愿望,我会

尽力帮你实现的。"

未了你妹呀,不要说得我己经死了好么!叶修在心中

暗暗的腹诽,但是这种送上门的陷饼,如果不要那就

不是叶修了。

"我⋯要⋯你⋯"

叶修努力的想把话说完,可无奈嗓子却因为用力撕扯

而咳出血来,正好洒在那人想要扶起他的手背上。

一个淡淡的金色纹章出现在那人的手背上,那人惊讶

的盯着那个纹章,久久才回过神来,怱地一声唉嚎。

"我去,你是除妖师!!坏了坏了,契约已经完成了,你、你要怎么赔我!!!"

叶修没有理也没有力气去理会那人,只是一个名字映入脑内。

"苏…沐⋯秋?"

在说完这个名字,因为体力不支,叶修便晕了过去,

苏沐秋低低叹息一声,虽是不情愿,但还是把叶修抱

起,向着一个方向去了。




叶修再次醒来,是在苏沐秋的家中,家徒四壁这个词

或许就是为苏沐秋家创造的,简陋的屋设只有一床,

一几,甚至屋顶还时不时漏雨,不,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床上的叶修一丝不掛

苏沐秋:"你醒了,你知道自己先前做了啥吗?"

叶修淡定的说"哦,我不就是要了你的人,至于么,

这是要我负责么,但想想还真是亏了,唉,还不如要

些别的什么了。"

苏沐秋把一白衣直接甩叶修脸上:"滚,要了我你还

吃亏,不对,什么叫要了你的人,而且我对你这种小

鬼没兴趣,我们只是签订了契约,所以我帮你疗了

伤,自然是要脱衣服的。"

叶修随意的裹上衣服说:"哦,我记得你说我是什么

除妖师,那你不会是妖吧?"

苏沐秋昂了䀚自己的头,有些不屑的说:"妖,我怎

么会是那么低等的东西,听好了,我是神,雨神。"

叶修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管你是啥,契约到底是什么?"

苏沐秋有些不高兴:"真是讨厌的小鬼,对神一点都

不尊重。"

叶修左看右看表示苏沐秋要是神的话,他心中的神形

像会崩塌的,所以他打死也承认苏沐秋是神。

苏沐秋表示拼嘲讽完全比不过叶修,心好累,只有转

移话题。

苏沐秋:"咳,关于契约,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死

了,我也会死,所以我以后必须得一直护着你,不过

这种契约是需要你情我愿,果然相信什么善人有善报

就是不对的,本来只是想做件好事,结果把自己给赔

进去了!简直亏大了!真是,谁知道你是叶家血脉⋯

呜呜,混蛋,还我元神珠,啊啊啊!"

叶修:"等等,元神珠是什么鬼!哥可是自己发家致

富的,从不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不要污蔑好人好

么!"

苏沐秋:"还发家致富,我看你全身上下连个铜板都

没有,要不是我半颗元神珠把你命给吊着,你早去见

阎王了,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把自己伤的重得不

能再重了,还费了我一半神力,用水滋润你全身的筋

脉,说,你要怎么感谢我!"

叶修思量了半天,回说:"唔,以身相许?"

苏沐秋:"滚!"

叶修:"我身上真没别的啥了,你再逼我,信不信我

死给你看!"

苏沐秋:"⋯"

然后叶修做出一副欲撞墙自杀的样子。

苏沐秋:"壮士,别,有话好好说!"

苏沐秋表示自己已经被叶修这种‘要钱没有,要命不

给’的行为给深深折服了,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啊!



"阿修,快醒醒,辰时都过了,再不起来,今天的生

活费就没着落了,我们又要喝西北风了!"苏沐秋晃

了晃着睡在身边的叶修

"沐秋哇,说真,为啥咱们一个是个神,一个是个除

妖师,每天却要为生活费忙活呀!武侠小说里的故事

都是骗人的!"叶修第一千零一次诽腹道,死活赖在

背子里不肯出来。

苏沐秋表示对叶修不能讲道理,因为讲道理你永远讲

不过叶修,所以他用了最简单明了的方式,一个水诀

把叶修轰出了背窝。

叶修柔着自己痛得没知觉的屁股:"讲道理,再这样下去咱们家的地板哪天就要被你炸坏的。"

苏沐秋冷冷的说:"到时候,就把你私藏的钱全都拿出来修地板。"

叶修:"⋯⋯"

苏沐秋对叶修真的很无奈,自己是因妹妹苏沐橙触犯

了神律,请求代她受过而被贬下凡的,神力失了一半

不说,生无分文的他不过是个雨神,不像水神能呼风

唤雨,只能充个道人为别人算算⋯嗯、天气。收入极

其微薄,结果还倒霉的摊上了离家出走却被人半路抢

劫而濒死的叶修这货,导致了两个大男人还得挤一张

床,苏沐秋真是想着就心酸。

虽然叶修在荣耀这个现今最大的公会里当佣兵,佣兵名叫一叶之秋,但他

总喜欢偷藏钱,用来买装备,所以生活费还是老不

够,话说这货好像就是因为想加入荣耀而他爹要他从

文才离家出走的,简直像个小孩子,最近好像又弄了

把武器,是叫却邪吧?哼,管他叫什么,总有一天会

被自己买了补贴家用的,苏沐秋如此想到。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9)